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何炅真不经扒一根藤上七个瓜牵手照只是冰山一角
发布日期:2022-01-06 01:12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何炅与一男性友人在行走的过程中动作过于亲密,两人从挽胳膊直接变成牵手,这一消息瞬间刷爆网络,关于这件事的评论也是褒贬不一,有质疑何老师性取向的,也有支持何老师的,认为不过是与男性友人动作亲密了一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时间网友的评论也是两边倒。

  但其实这件事中何老师与男子亲密牵手过马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即使喜欢男生也没有关系,毕竟每个人有选择异性伴侣或者同性伴侣的权利,而何炅被质疑的核心是既然喜欢男生,为什么不承认,反倒营销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实。

  何炅和同事王菁的恋情在前几年呼之欲出,前几年都在质疑何炅性取向的时候,一则新闻刷爆了网络,何炅和女友王菁亲密出游被拍,并且表示两人隐婚多年但是现在看来何炅老师的性取向的确成谜,而受伤的不就是这位名义上的女友王菁。

  而何老师作为娱乐圈中的老前辈,为人处事受到大家的喜爱,因此一直被尊称为何老师,但是最近何老师各种绯闻事件被扒出,这一次被爆出的牵手照也只是冰山一角。

  何炅和谢娜等人主持的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几十年屹立不倒,这几位名不见经传的主持人到现在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主持人,而何炅可以说是当家台柱子,观众从这档综艺中收获了不少的欢乐。

  但是台上的何炅及快乐家族表现得体,一旦没有镜头的时候就全程黑脸,根据网友爆料在参与录制《快乐大本营》的现场,现场观众看到何炅出来疯狂呐喊,但是何炅全程没有看一眼观众席,更别说挥手致意了,但是当摄影机一打开,那个满面春风的何炅就回来了。

  演播厅里没有摄影机的时候何炅尚且如此,更别说私下被偶遇的时候,何炅更是冷漠示人。

  网友表示之前在日本旅行的时候看到何炅和一位男性友人一起出游,怀着忐忑的心情,十分小心地上前询问是何老师吗?因为在异国他乡遇到自己的偶像是十分激动的事情,但是该网友没有大呼小叫,而是轻声上前打招呼。

  但是何炅看到该网友之后,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拉着朋友扭头就走了,路人十分不好意思的在后面道歉,反倒是何炅身边的朋友回头示意了,至此何炅的童年滤镜碎了一地。

  当初《快乐大本营》还是何炅和李湘主持的时候,有一期节目请了港台明星以及一些高中生参与录制,录制过程中那位明星直接和高中生勾肩搭背,并且顺手去扯人家的绒毛胡子,男同学此时尴尬地立在那,还好李湘反应快,当场制止了这位艺人,并且上前打落他的手,而何炅则是一旁含笑不语。

  当初王凯、靳东去大本营宣传《琅琊榜》的时候,两人不熟悉流程,在中间一个环节出现了小问题,何炅可以说是直接嘲讽了,但是后来这部剧火了,主持人们完全两个态度,说话格外客气。

  《快乐大本营》主持人拜高踩低是常事了,何炅、谢娜、李维嘉、杜海涛、吴昕都是,只是程度有所不同罢了。而何炅在这些人的衬托下倒显得情商高了,其实是一丘之貉。

  2021年,何炅带领着快乐家族成员拍了《快乐大家》,豆瓣评分3.2分,收获票房1.53亿,借助自己和快乐家族的人气去出烂片,圈高票房。

  2015年,何炅导演的首部电影《栀子花开》可以说是既浮夸又烂,评分4.1分,还被评为第七届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的导演奖。

  何炅在综艺节目中主动提到了明星参与录制节目的时候,后援会粉丝会主动打点这些主持人希望自己爱豆能够得到照顾,每一家粉丝准备的礼物都价值不菲,而何炅还在节目中喊话,礼物不要固定的那么死,也不要再送钢笔了。看来何炅是收了太多的钢笔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用了。

  何炅真的是不经扒,一根藤上七个瓜,本以为何炅是出淤泥而不染,但是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能有几株“青莲”。

  人大代表陈海仪提出了一项建议,未成年人应援赠送明星礼物“如果没有经过法定代理人同意的话,这种赠与不能成立,可以撤销,明星本人必须返还礼品。”

  因为这条,何炅何老师又被提起。3月13日,还有网友发问,湖南卫视调查结果什么时候出?

  相对而言,有消息灵通人士爆出湖南卫视对何炅事件的处理结果,看起来更可信。

  “综艺话题,海报,都不要推何炅,文字不要带应援粉丝的礼物,送礼,因为何炅目前有在录的综艺,所以图片也暂时不要带何炅,明侦”。

  而何老师自己,自从凌晨3点因为收礼事件道歉后,也只是在新年发了一条动态,之前几乎是日更的频率。

  “你们买的那个不干胶呢,不要买那么死的 好不好”“我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保温杯,五十多支笔了”

  随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应援被扒出,比如彭昱畅粉丝曾送何老师一个按摩椅,因为按得很舒服,被何老师点名表扬。

  因为吴昕公开说自己喜欢HELLO KITTY,朱一龙粉丝送她水晶HELLO KITTY,虽然转手,吴昕就把它挂在二手网站卖掉了。

  混粉圈的爆出内幕:粉丝集资给后援会,后援会给明星送,给主持人送,既可以让主持人在台上多关照,也能拿到现场票。

  就拿送金条的张云雷粉丝说,他们送给正主本人的,从估价10000左右的范思哲睡袍,到到50000的走秀款爱马仕羊绒大衣,应有尽有!

  买偶像周边,去演唱会冲一张门票,再或者安利偶像作品,只要在自己的消费能力范围内,且不伤害到别人,这都是正常的。

  但渐渐失去了分辨能力,偶像说什么都拍手叫好,还要为无底线的炒作加一把火呢?

  一项针对全国2万多名12岁至18岁中学生开展的“青少年追星调查”结果显示,有42.2%的中学生自小学起就开始了追星生活,有52%的中学生追星时间在3年以上。

  而粉丝群体里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在没有形成稳定三观下,不惜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去应援打榜。

  自己省吃俭用每天吃泡面,却集巨资去给偶像买奢侈品,已经不新鲜了。新闻曾曝光过,有位16岁少年借款90多万,为爱豆打CALL应援,花钱不手软;

  已经2021年了,这种“穷人卖命打赏有钱人”的魔幻场景,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